【另一個地方,另一個故事】——何俊輝先生的移民故事

【另一個地方,另一個故事】——何俊輝先生的移民故事
2022年06月17日 發布 編輯:Editor

以下是【另一個地方、另一個故事】節目主持人尊王和家永堂殯儀服務中心何俊輝先生的訪問。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殯儀行業是一個很多人都不願意面對,但又不得不面對的行業。何俊輝先生,相信部分2CR的聽眾,對他的聲音都較為熟悉。何先生在好幾年前,亦曾是2CR電台的節目主持。

 

何俊輝先生

問起何先生的移民之路,他印象深刻。何俊輝先生在1988年8月13日移民澳洲,當時的他還是一個小孩子,在香港就讀六年級。提起移民之路,他笑稱被母親如同 “賣豬仔” 一般,帶到了澳洲。

 

當時暑假過半,尚是孩子的何先生正在做暑期作業。突然家人就讓他收拾好行李,隨後不久,便舉家移民到澳洲。對他而言,是懵懵懂懂地,毫無心理準備地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城市。

 

何先生在香港的時候,在中文小學就讀,對英文可謂一知半解。初到之時,對只有英文授課的環境,可以說是相當不適應。1989年的時候,何先生在Ryde小學就讀。他回憶,當時整個小學和中學,他所就讀的學校都沒有一個亞洲面孔的人,而他是唯一一個。

 

何先生來到澳洲後,開始的時候雖然感到有一些困難。但隨著時間過去,語言上的得心應手,以及認識到新的朋友,慢慢地便完全融入了澳洲的社區。何先生一直在澳洲讀書,成長。

 

完成學業後,初出茅廬的何先生選擇進入當時十分鼎盛的手機行業。那時候的手機店業務十分繁忙,激活手機,簽手機計劃等,市場環境相當好。何先生進入手機行業後不久,亦開始自己做經銷商,一做便做到了2008年。

 

在2008年開始,智能手機普及興起,手機行業開始走下坡。在時代的轉變推動下,何先生選擇離開手機行業。在進入新行業之前,何先生在機緣巧合之下,回了一趟香港。

與溫拿在演唱會時的合照

當時的他,主要是應一個朋友邀請,回香港後幫一個公司弄演唱會。而在香港的一年裡,何先生認識到現在的妻子,亦接觸到殯儀行業。雖然早在回港前,何先生便曾在殯儀公司做過打雜工作,但此前從未想過,他會與該行業結緣。

回港之後,何先生都有嘗試過演唱會行業的工作

何先生年幼便跟著家人離開香港,尚少在香港生活。在香港生活一年後,何先生慢慢意識到難以習慣香港的生活,便決定重返澳洲。何先生回到澳洲後,開始正式進入殯儀公司工作。

 

初入行的他,在一所較大的殯儀公司從低做起。他坦然雖然經常會看見不愉快的事情,但能幫助到別人,使其有尊嚴地離開,亦是一件好事情。何先生的心態較好,對該行業並沒有太多忌諱。

 

何先生殯儀行業的前輩曾經和他說,若從事該行業,晚上會作噩夢的話,便該離開該行業。何先生笑稱,他的心態非常好,吃好喝好睡好。就如同他的師傅曾經教導:“你沒有拖欠亡者,亡者亦沒有拖欠你。你所做的,只是幫亡者一程,讓其簡單且有尊嚴地離去。”

 

殯儀行業是一個很多人都不喜歡從事,甚至聞之色變的行業。何先生在訓練新人的時候,有一些人在剛受訓半天的時候,便受不了離去。不管是中方或西人,大部分人都對亡者又敬又怕。何先生坦然,害怕不是亞洲人的專利,西人對此亦會害怕,避忌。

 

何先生初入行的時候,並非一開始便接觸亡者家屬。他從第一步接遺體開始,先是醫院、在家中接遺體,慢慢再到殮房等事宜全部包辦。基本上他在對基本事務做到十分熟悉後,才慢慢開始接觸和家庭及家屬溝通的事務。

 

何先生認為,雖然部分負責和家屬溝通的人並沒有親自去接遺體,但他會盡量選擇自己去做。知道遺體情況,第一對其家人有交代,知道什麼需要做什麼不需要,能更讓家屬安心。第二,能看見遺體,為其選棺木等,不會出現棺木大小不合的情況。對遺體的儀容整理,亦能更得心應手。比如若亡者有鬍,可以問其需不需要為其修整等,這些具體事宜都需看見遺體才會知道。

 

澳洲和香港的殯儀行業有所差異,澳洲的管制會更為繁瑣,條例較香港多。在香港,有所謂一條龍服務,從遺體接送到火化,由同一家公司包辦。而澳洲則必須進行死亡證、稅務等方面登記。

 

香港的殯儀服務收費上,沒有澳洲透明。殯儀服務從業人員,可能會見人報價,任公司定價。若衣著光鮮亮麗的人士,中心或會報高價格;對感覺較為有孝心的人士,報價或會又高一些。

 

而澳洲則不同,澳洲有稅局等監察機構,監測每一項收費。所以這裡不能見人下菜碟,亂收費。服務公司價目一定要統一、透明。殯儀公司的網站需列出所有收費項目,包括遺體接送、靈車、洗澡、化妝、禮堂、火化、火化申請表、死亡證,所有都需要列明清楚收費。

 

監管機構會查看每一家的網站,若發現收費過高或過低的,都會細查。若收費過低會查看是否哪裡有不足,所以導致收費過低。比如是否有聘請足夠服務人員,安全是否做好等。若過高則查看是否有額外附加服務,或導致價格上升的原因。若消費者能更好地做對比,選擇適合的服務。

 

澳洲的墓園和殯儀服務公司可以說是互相監察,殯儀服務公司看墓地的大小、用土是否符合。而墓園則看棺木材質是否符合安全標準,名字、文件是否有出差錯。與此同時,澳洲每一個省的殯儀標準都不一樣,而何先生的是新州的資格,他不能簽署維州文件,只能簽署新州。

 

何先生在2013年,正式創立屬於自己的殯儀服務公司,他笑稱那時候的離開是機緣巧合。在成立他的服務公司前,他已經在殯儀行業從業10來年了。那是他工作的大公司,發展頗大,在做事情上的限制亦越來越大。

 

在機緣巧合,何先生的搭檔離開了他當時所在的公司,兩位打工人一合計,現在的家永堂殯儀服務中心便成立了。何先生的運氣不錯,一直以來的人生也算順風順水。

 

家永堂殯儀服務中心初成立不到兩周,在接單方面就沒有遇到困難。那時候她一出來單幹,曾服務過的家庭便為其介紹客戶,繼續找他服務。何先生雖然在接單方面沒有遇到太大難處,但在硬件配置方面則小有波瀾。

 

殯儀服務中心初成立,需要有自己的車和人去接遺體。與此同時,為亡者化妝洗澡的地方亦需符合法律和衛生局要求。他坦然稱,去找這樣的地方,比接單困難得多。尤其是他剛出來單幹,同行認為他動了他們的蛋糕。同行向硬件上的供應商施壓,若接何先生生意,便取消合作。

即便小有波瀾,何先生仍然堅持前進

雖然在找供應商方面,何先生小有波瀾。但何先生亦幸運地找到另一個供應商,並與其合作多年,直到現在服務公司還在使用他們的硬件設施。何先生認為,殯儀行業方面,口碑十分重要。何先生的優勢是年輕,能事無巨細,事事上心。而且自小在香港、澳洲長大,中英文佳能,能成為家屬和(墓園、火化場)各方對接的溝通橋樑。

 

何先生認為,在殯儀服務行業上,口碑很重要。家永堂殯儀服務中心現在所接的單子,大部分都是曾經接受過何先生服務的家屬所推薦的。不同於大家普遍認為,中國人喜歡找中國人服務,西人普遍喜歡找西人。何先生稱中國人做中國人的殯儀服務相對容易,但現在很多中國人可能曾有一些不好體驗,反而喜歡找西人做。而西人、土著很多喜歡找他們做服務,尤其是原住民大多很喜歡、很相信中國人。

 

除了普通、常規的殯儀服務,家永堂殯儀服務中心還負責骨灰回國、接遺體來澳洲等服務。現在的香港和中國,很多地方已經取消土葬,或土葬7至10年後需要起骨,便會選擇在澳洲入土為安。除此之外,另一半在中國或其他國家入葬,家屬希望在亡者死後帶其落葉歸根的亦有。何先生都有幫忙做過不少這樣的服務手續,客戶有必要亦會幫忙帶過遺體回國。

 

中國人和西方人的文化、背景有差異,對死亡的看法亦不一樣。國人較為傳統,保守;而部分西人會喜歡較為歡樂的形式送別。何先生說,每一個亡者的情況都不同,沒有絕對的模式,沒有一模一樣的模板。於其而言,送亡者最後一程,是一件有意義的事情。他做起來也是心安理得,沒有太多忌諱。事事親力親為,能給客戶更好的體驗。

 

何先生雖然六年級就移民澳洲,但他絕對不是一個香蕉人。他對中國傳統文化深感興趣,並認為儀式感十分重要。他有意識地向他的下一代教導中國傳統文化,並希望其下一代能保留及認識中國文化、節日,意識到自己是一個中國人。

何先生說道命運已經是安排好的,只需要走好現在每一步

何先生的移民之路,在他小時候就被命運安排了。他認為既然人生已被安排,就只能接受。無法得知怎麼樣才是更好的人生,但對現狀已感到十分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