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金玉满堂话莱福(2)— 那个年代的人和物
2021年06月14日 发布 编辑:admin

上文说到程生入行的过程,谈到了他在香港学师时的趣事。因为程生师从舅舅学做珠宝。而讲起舅父是如何在上海做珠宝这一行,原来是一开始跟着表叔做珠宝。谈到学习制作首饰的过程,他说道因为当时每件首饰用手工做,所以传统打金的过程是十分之繁琐和耗时。师傅需要一块金,打金是一门传统的细致的手艺活,这种手艺没有传承只有学艺。用手打造成饰物。当时不同今日,因为社会环境比较落后,中国又比较穷,就连铁钉都没办法生产,只能通过进口昂贵的价格购入。对于现代人来说,首饰就等于机器化流程制作,手作的已经是少之又少。而在当时,一件名贵首饰,想找机器帮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做一件巧妙的首饰需要时间的琢磨,工期较长,尤其玉器。以前一件玉器,无论是人物花草还是树木,都是用手雕刻。当时的官太富太,首饰用手工,手工昂贵,原料有:金属,玉石,钻石。人工也相当昂贵,因为人才比较少,需求量又大,导致设计精美的饰物都很昂贵。

以下为金玉满堂话莱福之程仕坚先生学师时趣事的录音:

 

 

现在的人下班之后去喝酒,以前的人也不输蚀去跳舞。上海的繁华在那时候的中国算是数一数二。程生回忆道那时候大家四点下班就去舞厅跳舞。跳一两个小时之后,就去吃晚饭,继续打麻将。上海在当时哪怕至今都是商业大都市。很多新潮的玩意都是由外国引入,又有法租界,英租界等等。有很多国家的领事们在当时希望用文化同化和腐蚀当时的中国。连鸦片买卖吸食都是合法的,并没有法例禁止,就是希望当时的中国人贪图享乐沉迷鸦片没有朝气。

以下为程士坚先生描述当时的环境的录音:

 

 

在当时的年代,大家所使用的货币都不一样。而上海当时使用的是国民政府所发行的金圆券,以金圆券取代法币。虽然金圆券比黄金,白银容易携带,但是因为是国民党 自己制造的货币,货币的价值并不统一。有时候上午一万元的金圆券,下午就贬值到几百元。所以对于当时的百姓来说,钱是没有什么作用。

 

 

在那个年代,汽车是达官贵人才能拥有的,相对来说黄包车就是只要条件比较好的人就能坐了,不过价格仍然是相当昂贵的。对于当时很多人来说,钱不一定有,款一定要摆够。即使收入不算富裕,但是排场一定要十足。当然,此一时彼一时,当时行业的价值并不是从他们带着有多昂贵的首饰来证明的,要如何证明他们的富有,就比如很多人从上海逃难或旅游到香港,他们会选择带着金条。到香港的时候,如果选择带着金圆券就容易贬值,所以多数会选择携带贵重的物品。正常人就会说,那我带着黄金出行不就好了吗?不过金饰就太招摇,而金条,虽然面积小但是斤两重。拿得多的话,走几步路都难,楼梯都下不了。

更多故事后续,敬请收听【金玉满堂话莱福】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