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運輸工人工會聯同悉尼熊貓外賣員 抗議悉尼熊貓外賣對員工剝削霸凌
2024年01月31日 17:42 發布 編輯:Editor

運輸工人工會(Transport Workers‘ Union) 聯同悉尼熊貓外賣員於2024年1月31日在位於233 Castlereagh Street的悉尼熊貓外賣總部外抗議工資大幅下降以及過於緊迫的外賣送遞期限,無視外賣員的基本權益。

 

 

這次的抗議行動是繼上星期四在Burwood舉辦的抗議活動後再次舉行。運輸工人工會聯同悉尼熊貓外賣員在悉尼熊貓外賣總部外高舉因送外賣而受傷的熊貓外賣員照片,警告熊貓外賣需要恢復外賣員的薪酬,並取消過於緊迫的外賣送遞期限以保障外賣員的安全。

 

熊貓外賣將外賣員的基本送遞費每單從7澳元降至4澳元(摩托車騎手)和從6澳元降至5澳元(自行車騎手),并且新提出的薪酬 “獎金” 計劃要求騎手在設定的時間內完成一定數量的訂單,以獲得一次性獎金付款。

 

2021年,悉尼熊貓外賣員曾舉行了大型罷工抗議行動,以申訴熊貓外賣大幅減薪。在經過六個星期的抗爭,總部恢復外賣員的薪酬,以及兩名因參與抗議的外賣員的工作,其中一位是這次抗議活動的組織者之一,James Yang。

 

運輸工會全國秘書長Michael Kaine致辭

 

運輸工人工會全國秘書長Michael Kaine表示熊貓外賣所要求外賣員在短時間内送達外賣是不切實際,並會危害外賣員的生命安危。除此之外,他控訴熊貓外賣大幅降薪42%,將薪資系統變更為 “獎勵機制”。日漸增長的生活成本壓力驅使外賣員需要在不受保障的情況下,迫使外賣員增加工作時間和工作量。他指出熊貓外賣不但無視員工的安危,更是剝削他們應有的薪酬。他們將會在下星期將對熊貓外賣的指控遞交堪培拉參議院,尋求政府的援助,以保障所有送遞工作者的安全、公平和獲得至少最低標準的薪資。

 

組織者之一的悉尼熊貓外賣員王卓英至致辭

 

是次組織者之一的悉尼熊貓外賣員王卓英表示從去年10月份開始,熊貓外賣不公平地派發送外賣訂單,並强制需要在過於緊迫的規定時間内完成訂單。在經歷幾個月的不公平待遇後,王卓英於今年1月23日獨自前往總公司抗議,隨後受到熊貓外賣的制裁,限制並減少其送外賣訂單,以導致她無法承擔生活成本壓力。在向運輸工會提出需求後,他們組織了25日在Burwood的抗議活動,但受到熊貓外賣的威脅導致參與人數不多,所以於今日再次舉辦。王卓英希望大家能夠齊心協力對抗不公平待遇,為所有外賣員爭取應有的合法權益。

 

另一位組織者悉尼熊貓外賣員James Yang致辭

 

另一位組織者悉尼熊貓外賣員James Yang,表示自己作爲悉尼熊貓外賣的第一批外賣員,爲公司貢獻良多,但因大幅減薪和剝削,他們在兩年前曾進行大規模罷工游行活動,在經過工會的幫助下,最終與熊貓外賣達成共識協議。但在兩年後,熊貓外賣再度對外賣員進行剝削,不但大幅降薪,更是將外賣員的安危置之不理。

 

他向熊貓外賣提出五大訴求:

1.)取消不合理的薪酬 “獎勵制度”,讓外賣員的運費恢復到之前的七澳元起步,運費幅度增加35%。

2.)完善訂單分配系統,以公平公正地向送餐員提供訂單分配

3.)取消在預定時間內完成送餐的時間限制,以減少危險參數和事故

4.)為所有送餐員提供全額的工傷保險

5.)停止不合理的過度招聘新人,包括外包運作

最後,他指出熊貓外賣對外賣員有不合理的封號事件,包括無理由地封鎖因病住院的外賣員賬號等。

 

 

澳洲參議院議員 Tony Sheldon表示他們將於下星期向國會遞交訴狀,尋求對零工工人(Gig worker)的基本勞工保障。他指出需要立法監管剝削,並試圖要挾零工工人的公司。熊貓外賣不單大幅減薪42%,更是拒絕賠償勞工合法權益。Sheldon議員指控反對黨領袖 Peter Dutton 與像熊貓外賣這般的公司同謀合污,試圖阻止事態收到大衆的關注,且阻撓司法程序繼續向前邁進,以實施保護零工勞工的條款。他表示外賣員在新冠疫情期間,作爲無名的英雄,無懼疫情的影響,爲大家提供送遞食物,現在我們需要幫助他們,獲得他們應得的權益、基本的條件,以助澳洲整體經濟的發展。

 

隨後,由 Sheldon 參議院以及 Kaine 秘書長的陪同下,兩位熊貓外賣員前往熊貓外賣總部,但電梯被停止乘坐到熊貓總部,最後一行人回到大樓外呼叫口號 “工會,權益!”。

 

Yang對熊貓外賣無視其訴求,並拒絕接受的態度表示堅決保持其立場,并會繼續公開熊貓外賣對其外賣員的剝削行爲,將連同 Sheldon 參議院事情上訴至國會。他希望熊貓外賣能夠直視員工的訴求,並回應有關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