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Accord United食品公司負責人盧齊吉先生

訪問Accord United食品公司負責人盧齊吉先生
2022年06月07日 發布 編輯:Editor

盧齊吉先生在廣州出生長大,接受教育。他自稱為一個平平凡凡,普普通通,一般到不一般的一般人。他稱自己是人群中的路人甲,但出生於特殊的年代,時代的滾滾洪流,造就專屬普通人的獨特人生。盧先生的故事,是一代人的故事,亦是一段歷史的故事。

 

盧齊吉先生出生於五十年代,在他至今的人生旅途中,曾在三個不同的城市,各居住了二十餘年。他生於廣州,早年在廣州成長,接受教育。與很多平凡人一樣,畢業後在當地打拼,後來決定離開出生地,外出闖蕩。

 

五零年代的中國,正歷文化大革命等政治鬥爭,平民百姓普遍於溫飽線下掙扎。盧先生的家庭,在文革的進程中受到極大衝擊。他的父親因其知識分子的身份,受到難以想象的折磨及苦難。該事件導致他和他的家庭對他們所生活的大環境失去信心,開始思考如何在迷霧中覓出路。

 

離開定居地,並非一個簡易的決定。早在盧先生還是莘莘學子的時候,離開的想法便在他心中萌芽。但在當時的時代背景下,離廣赴港的念頭就連對密友都不能透露半分想法。畢竟,那是一個極度敏感的年代,甚至有人因收聽香港電台的節目被打上“投敵叛國”的名號,鋃鐺入獄。

 

盧先生認為,無論在怎樣的背景下,人總在追求更優質的生活,更好的發展空間。而在那個時代背景下的艱辛,是出生在和平年代,衣食富足的孩子難以想象的。

 

在盧先生出生的年代,“移民”這個詞語,幾乎聞所未聞。偷渡,放在現在是違反公序良俗的行為。而當時的香港,尚未實施抵壘政策。只要在內地臨港城市成功游泳到香港市區,便在取得居留。

 

當時的香港和廣州,雖相隔不遠,但生活條件卻天差地別。對盧先生而言,偷渡雖是九死一生,但亦是一線生機。憑著一腔孤勇及熱血,加上力爭上游的決心,盧先生成功跨越大洋,定居香港。

 

盧先生回憶,當時偷渡香港主要有幾個路徑。一種是爬火車,當時在廣州南、北站有很多運載貨物的火車。偷渡者可趁在工人運貨時,偷偷混入貨物當中。但是的運貨火車並沒有抵達地指示,只能經運送的貨物判斷目的地。盧先生曾有朋友成功混上火車,但在行駛兩日後驚訝發現進錯車,最終抵達湖南長沙。火車偷渡成功率很低,有不少人在途中因空氣不足悶死,或在跳火車是不幸摔死。就算成功抵達後,亦有風險被海關檢測貨物時捕獲。

 

第二種路徑,是水路。水路分東、西線,兩邊都需面臨遇到季節性鯊魚的風險。鯊魚對血的味道特別敏感,傷者強行下水,容易一去不返。摒棄水中生物的危機,如何在茫茫大海中辨別前進方向,在潮水漲退間抓緊生機,登陸後的食水不足等問題,都是偷渡者需面臨的挑戰。

 

盧先生當時選擇的是水路,他摸黑在山林中走了七天七夜,終於抵達深圳蛇口口岸,經水路偷渡香港。偷渡的過程艱辛,有人半途而廢,有人命斷半途。盧先生和其他偷渡者,路途中互相鼓勵,終於憑著熱血和信念,跨山海,達彼岸。

 

盧先生認為,人在正常安逸的情況下,只能使出部分潛能。但在生死之間,求生的本年會將潛在的能力和毅力激發。如今的他,望著汪洋大海憶往昔,偶然亦會感到後怕。但當時畢竟年輕,信心、追求、夢想都他前行時的勇氣,助他披荊斬棘。為夢想,為追求;不畏付出,一路前行。盧先生稱天時地利人和,加上自己的堅持與幸運,方是能成功的關鍵。

 

盧先生成功抵港後,感概萬千,但心底不禁有些許彷徨。離家從來不是一個容易的決定,尤其是獨自離開生活多年的家鄉,重新開始。在燈火通明的繁華香港,望向對岸的內地,對家人的不捨及對未來的迷惘湧上心頭。盧先生悲從中來,痛哭一場。

 

當年的香港在文化及社會制度方面,與內地截然不同。初來乍到的盧先生只能白天辛勤工作,晚上努力學習英文及各方面技能,增加競爭力,以適應在港生活。盧先生回憶當時的香港,雖然不像傳聞之中的遍地黃金,但卻是一個遍地機遇,越努力越幸運的地方。

 

當時,中國正值改革開放,百廢待興。而香港則進入高速發展,經濟起飛,勞動力需極大的時期。盧先生笑稱,當時在香港的打工仔不缺工作,流行著一句“東家唔打打西家”的說話。很多勞累的工作欠缺人手,只能提高工資。在內地流水線工人一個月拿一千元工作,已算得上十分豐厚的時期,香港幾百元一天仍難以招人。

 

隨著時間的過去,盧先生逐步跟上香港的節奏,並在香港開始創業。從打工,到創業。盧先生跟上香港製造業鼎盛的浪潮,經營了一家工廠,經營發展得相當不錯,事業上可以說是風生水起,如日中天。

 

八九民運導致人心惶惶,當時的香港,很多人選擇移民海外。而在香港生活的盧先生,又再作出影響其一生的抉擇。在移民澳洲前,盧先生曾經前往過很多地方旅行,見識過各地風土人情,終於向加拿大及澳洲遞交了移民申請。

 

盧先生在1989年,向澳洲遞交申請商業移民申請,並在1990年時成功獲批。當時的盧先生由於在香港的事業尚在持續,需要時間交接。他並沒有在獲批後直接移民澳洲,而是先將孩子們送到澳洲接受教育。一邊是家庭,一邊是事業,盧先生只能奔波兩地。

 

盧先生在1999年的時候,方才正式移民澳洲。初移民的他,選擇在布里斯班落腳。從打工開始,重新啟航,並在其後創業,慢慢地開展他的食品公司生意。盧先生雖曾在香港學過英文,但兩地語言和生活習慣上的差異,他坦然曾鬧出一些笑話。

 

香港和澳洲文化及社會環境存在差異,香港生活節奏快。盧先生對比兩地,香港生活節奏很快,做生意經常需要社交應酬,使其疲於奔命。而澳洲,環境較為淳樸,並沒有那麼多繁重的應酬,使其能享受更多陪伴家庭的時間。

 

盧先生從來沒有後悔過他的移民決定,在他眼中的澳洲,氣候適宜,民風淳樸,十分宜居。在問及他是否曾後悔過移民的時候,盧先生回應,魚與熊掌不可兼得,當做出了抉擇,就該好好享受,活著當下,知足常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