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金玉滿堂話萊福(3)—— 當時的樂與苦回想起也是人生中的一載旅程
2021年06月28日 發布 編輯:admin

上期提到了以前做學徒的時候,程生則表示入行除了沒有薪資之外,更需要有一定財力或名望的人作為擔保。作為學徒來說,時長都是五年。每個人的手藝,上手的速度都不一樣,有快有慢,有些人則需要更長的時候來開竅。上次就提到,首飾行業在師傅旁邊看著如何操作,但是師傅不是一對一教學,師傅需要完成自己的工作才有薪資,所以一般都沒有空教學徒。學徒的工作一開始就是看懂如何操作。到真正開始實踐的時候,他們會有一張功夫桌,然後他們就會自己開始練習。因為是學徒,所以吃和住都是在工廠裡面,而所謂工場就是一間房。下班之後,程生會選擇留在工場自己練習,睡覺就把幾張椅子拼在一起,再用床板壓著就一天了。

以下為金玉滿堂話萊福之程仕堅先生分享當時在工廠的錄音:

 

 

上文就談到了,學徒們吃和住都在工場裡解決。而師傅們的伙食一般是工場負責提供午餐,晚餐就各回各家自行解決。那煮午餐是誰負責呢?在當時,要聘請一個煮飯阿姨,不但薪資高昂,甚至是需求大過供應;可謂是難上加難了。那舅舅想請人來工場煮飯,但人工又高又難請。那怎麼辦呢?於是程生就一手負責買菜一手負責煮飯。問題是,說就容易做就難。對於初初入行的人來說,學師是辛苦的。有時候與師傅一起吃飯,師傅說東就不敢去西,或者是師傅有什麼要求都要滿足他們。程生就說了,有時開飯之後,一些師傅會突然給他幾毛錢,讓他下樓去買點拌飯的小菜。那很多人一聽,就說那這不是挺好的嗎?原來當你去買完腐乳之後,上面的菜基本上已經被消滅得七七八八了。那為什麼說他妙呢,妙就妙原來買的這塊腐乳是留給自己拌飯吃。那當然有人聽到了之後,就會感覺很氣憤,怎麼可以這樣對待學徒呢。在當時,其實這是一件很常見的事情,很多師傅都會用一些藉口使喚學徒去幫自己做事,幸好的是這種事情不是每天都發生。隨著工作的忙碌,這種事情就慢慢不再放在心上了。而且對於首飾行業的學徒們來說,能夠入行已經是一種運氣,所以無論遇到多艱苦的條件也會堅持不懈地努力。

以下為金玉滿堂話萊福之程仕堅先生分享當時學徒生活的苦中作樂的錄音:

 

 

當程生做到一定階段的時候,因為舅舅當時已經是一個工場的包工頭,於是經常要出外應酬。所以很多時候無論是與珠寶店鋪溝通還是處理各種業務,都交由程生負責。珠寶店鋪需要經常打電話去工場溝通進度,當舅舅不在的時候,程生就負責與店鋪溝通首飾的進度。

以下為金玉滿堂話萊福之程仕堅先生分享在店鋪負責溝通交接的錄音:

 

下期就會談到程生是如何在沒完成五年學徒年限之下,去參與一項全香港金行都要為某國士兵製作戒指的故事了。如果想知道更多故事的細節,請繼續收聽2CR澳洲中文電台之金玉滿堂話萊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