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個地方,另一個故事】——王國忠先生的移民故事

【另一個地方,另一個故事】——王國忠先生的移民故事
2022年03月16日 發布 編輯:Editor

以下為前新州上議院議員,亦是前寶活市市長——Ernest Wong王國忠先生和【另一個地方、另一個故事】主持人尊王的訪問,讓我們一起看看王國忠先生的移民故事吧。

原意是去英國唸書的王國忠,本著先去澳洲嘗試是否適應在海外的生活的想法,於1979年在港赴澳大利亞留學。其作為最後一批享受澳洲政府免費教育的海外留學生,當時在香港只唸完中學就隻身來到澳洲繼續深造。 “當時在香港所接受的應試教育已經是填鴨式教學,而且大學只有兩間,即意味著逼迫學生要從中學開始就面臨升學競爭的壓力。”

幼時的王國忠先生

在接受訪問時,被問道初到澳洲的感想時。王國忠說道“哇,這麼靜的;哇,這麼大的!”描述自己初到澳的生活時,王國忠表示。當時與幾位年紀相仿的好友一起住在海邊,年輕的男孩子難免會有些吵鬧,而澳洲安靜的程度是哪怕是在晚上七點多,亦會因為說話聲音過大而被樓上樓下的鄰居敲門投訴。他則形容自己是從一個很吵鬧喧嘩的地方,來到了一個很平靜的地方。因為以前在港時,香港的夜生活哪怕到十一二點都是十分吵鬧的。

說起來到澳洲有否遭遇過被歧視或不公平對待的經歷時,王國忠則表示當然有啦,雖然當時的感受和現在回望過去的感受可能會發生改變,但當時的而且確是遇到類似的事件。他強調,“所謂歧視,其實是在全世界都會有的。歧視是指,當我見到一個膚色又不同,文化又不同,語言又不同,觀念亦都不同時。就算自己當時是在香港一間以英文教學為主的學校學習,但其實所講的英文亦並非是十分地道。所以當時見到一些人會對我們一些文化表現或者樣子會有很大的不認同。” 憑著自身優異的成績,初到澳洲就已經考入了澳洲名校——悉尼男子高校(Sydney Boys High School),而當時悉尼男子高校的海外生亦是寥寥無幾,只有五位。所以有時候當這五位海外生在一起吃飯的時候,其他澳洲本土學生會像在動物園看猴子一樣看著他們甚至有時候會用一些手中的食物扔他們,也不會與他們交談更不用提做朋友了。而有時走在街上,會有一些澳洲的老人家向他吐口水或對著他撒尿這種現像也是比比皆是。但當時其實自己並未覺得有很強的危機感,因為當時的想法都是覺得只是文化上的不認同,並且想著念完書就回港。

高中時的他

王國忠從高中畢業之後就到大學就讀醫科的王國忠,發現自己比起做醫生在醫院實習對研究方向更加感興趣,並且想申請留在澳洲。於是就在一位教授的幫助下,進入了研究室做一些文書類的工作。但說起後來為甚麼會從政時,王國忠說這一切其實與1996年的韓森事件有一定的關係。當時寶琳·韓森(Pauline Hanson)在昆士蘭發表類似於二十世紀的白澳政策反對有色人種(尤其是亞裔)移民的政綱。

他強調道“因為當歧視變成一種政治本錢,並且與其同時社會上已經有一部分人對亞洲群體的不認同。這樣會激發本地人對亞裔這個群體有情緒上的抵制。” 當時仍然是一個學生的王國忠,面對著無論是校園中“Asian Out!”的一些標語,或是在工作中遭受的不公平對待,他都感受到很強的危機感。但當時的他,並未想到自己因此會走上政壇。

亞裔群體為了抗爭自己的權益兼且反對當時韓森等人以反對移民為政策所組建的單一國家黨,在1997年成立了一個以多元文化為政綱的非主流政黨——團結黨。而在當其時, 2CR澳洲中文廣播電台亦有幾位主播有份加入團結黨希望能為亞裔出一份力。王國忠在其中一開始是擔任一個幫忙的角色,後因自己在寶活(Burwood)有物業,順理成章就用自己的名字去競選。 “在此情況下,自己都覺得是應該去做這一件事。因為在競選中有華人角色的參與亦是一件好事。”因王國忠本來就是一個很樂意參與社區活動的人,並且有時會在文華社表演唱歌等文娛節目,所以參政前就已經在社區中有一定的知名度。

在本台主持節目的王國忠先生

當時王國忠其實對政治沒有任何特別的興趣或理想,或者是希望能夠透過政治去達到一種怎麼樣的理想或心願,他都是沒有這些想法。是好運亦是命運的旨意,在2000年第一次的選舉中他就代表團結黨當選成為寶活市自1874年建市以來第一位華裔議員,後來更在2003年成為該市首位華裔市長。

非政治背景出身,還是首位亦是第一次擔任議員的王國忠說起自己當選後的感想時,他指出因其實在市政府工作都是主理社區的事情,一開始也是有點措手不及和迷茫,不知道應以怎樣的態度去處理事情。 “以我自己平時怎樣去看待社區中發生的一些事情,或是希望盡我自己最大能力去解決在社區中的一些問題,我就以這個原則去處理所有市政府需要做的事情。”在王國忠進入市議會之後,他發現原來自己是可以在政治上,為自己的社區或者族裔能夠出一份力。但在此之前,一些是少數族裔的意見會有意無意地被市議會忽略。直至他進入市議會之後,作為華人議員,亦是少數族裔,聽到這一類聲音之後,就把此帶入議會,讓地方政府重視。

說起自己在從政之路的心路歷程,他笑稱自己從一開始沒有興趣,到開始意識到政治的力量,再到後來有一份政治理想,原來自己是可以到一定的階段。 “其實到現在這個階段自己在政壇中退休,但是自己內心仍然有一份政治理念,哪怕自己現在已經不在前線工作,我仍然可以在幕後幫助培育年輕一代的政治力量。”

選舉時的他

在2003年成為市長之後,因當時Westfield在寶活新開張生意火爆,影响到寶活主街的商家們沒生意叫苦不迭。為了解決這種情況,王國忠組織了一個商業中心指導委員會(Business Centre Steering Committee),不僅從外聘請商業顧問改善了街道的生意,更結合印度、黎巴嫩等其它少數族裔把寶活市發展為最具多元文化社區。

王國忠在任職寶活市市長的期間,成功以群體的力量在市內最大的公園中豎立了澳洲全國首個孔子像。

在2013年從地方政府的市議員晉升到成為新州歷史上第四位的華裔上議院議員。說起兩者的區別時,王國忠說在地方政府工作的職務只要是做一些決定為主:如道路建設,公園修建等一些社區事務。但入職州議院,相當於立法會,更多的是書面上的工作:如某法例是否與現時社會的動向一致,或是否有需要去推動一些新的法例等。王國忠表示其實進入州議院工作是自己一直的願望,因為在州議院更多的不是解決問題而是能夠立法去建設。他指出,在自己進入州議院工作的這些年中,發現在院中其實是有部分人會直接開聲不支持多元文化社區的政策,亦都不尊重不想接受不想了解少數族裔的文化及價值觀。 “如果我不是在裡面工作,聽到有這些聲音,這些事情是不會被察覺到的。”

能夠從政其實對於很多人來說並非容易發生的機遇,且當中所壓力亦非常人能承受,王國忠表示自己從未後悔過自己從政這個決定。 “當人生去到五六十歲,六七十歲回顧人生時,遺憾的是這幾十年可能可以做其他的事情,但我不後悔的是用這幾十年換這幾年的人生經驗。”

回望最初自己所作的決定,王國忠並未後悔過

最後亦都希望能夠有更多華人年輕一輩在澳洲政壇上發光發熱,讓更多人聽到少數族裔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