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今生無悔 —— 參加Maria追思會有感
2020年12月31日 發布 編輯:admin

(文:吳景亮)12月19日下午,華人服務社營運總經理鄭家寳的追思會在總部附近一間俱樂部的會議中心舉行,整個過程莊嚴肅穆,大家頌扬Maria的一生,所以,氣氛卻並不悲傷。親朋好友們藉這個機會,與他們心中的好朋友作最後的告別。通過視頻和朋友的追憶,重新把鄭家寳(Maria)平凡而充實的一生展現出來:一個真實而鮮活的人物,栩栩如生。筆者置身于追思會其中,被深深打動了。

這是一個非常勵志的故事:

出生在香港的Maria,曾經擁有一個快樂的童年,而心地善良,大方賢淑的媽媽,對她的一生影響深遠。特別是母親“以助人為快樂之本”的價值觀念,在其日後的人生道路上,更是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還在求學時期,Maria就面對了一次痛苦的打擊:父母雙雙不幸離世,頓失家庭溫暖的她,第一次感受到了“沒媽的孩子”的那種孤獨和失落,凄涼與苦痛。

於是,Maria只能四處寄居在親友家中,居無安所,缺少了完整家庭的溫暖。也許正是這樣的際遇,讓還年紀輕輕的她,就變得更爲獨立和堅强,而且,更學會了去理解和關心身邊的人,體貼別人。

都說是“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家庭的變故,使得早熟的家寳,比一般的孩子都更努力和刻苦。她十分清楚,你想要得到一樣東西,就必須學會首先要付出;世界上是沒有“不勞而獲”的事情,只有“一分耕耘,一分收獲”。

即使是在這樣的艱苦的環境下,家寳80年代還是在香港大學獲得了獎學金,並完成了法律學位和社工碩士學位,而且在2000年再獲得了MBA學位。良好的教育背景,使她在以後的工作中,能夠游刃有餘。

而擁有法律學位的Maria,卻放棄了當執業律師的事業發展,反而把重心轉移到社會工作(Social Work)方面,選修了這方面的碩士學位,立志去幫助社會上更多有需要的弱勢群體,給予他們更多的關愛和幫助。

畢業后,她先後在香港多個公司和社會服務機構任職,但最後卻把發展重點明確在後者,以服務社會,服務大衆為最後職業。并且,在移民澳洲后的最後十年,扎根在華人服務社,以社為家,無私奉獻。

筆者在視頻中,看到了家寳在香港從呀呀學語的幼兒,到小學、中學和大學各個時期成長的照片,真切地感受到了這位香港姑娘的開朗活潑,聰明好學和初顯出來的領導才能。她不但喜愛戲劇,更是運動好手,是香港大學女子籃球隊隊員及田徑運動隊隊員。這樣一位“能文能武”的女生,深受大家的喜愛。

追思會上,一位居住在悉尼家寳當年的同學和遠在香港的學長,也先後憶述了與她在一起生活學習的快樂時光,可惜的是,伊人已逝,而那所逝去的,都只能成爲無盡的追憶。

追思會上,播放着Maria生前喜歡的的樂曲,在整個大廳中不斷迴旋;現場的人們由於不捨,不時會發出低泣聲,但《音樂之聲》的歡快旋律,卻把人們的悲痛慢慢舒緩,讓心靈遠離悲傷。

幾位與Maria有工作交往的澳洲聯邦和州政府的議員,也出席了追思會並發表了講話,他們贊揚了她對澳洲社會和社區的貢獻。其中,州議員Sophie的追憶更是感人:2017年她被診斷出有癌細胞,一時間飽受打擊,心情陷入了谷底。這時候,Maria給予了她極大的關心和幫助,反復地開解她,並鼓勵她勇敢面對,戰勝病魔。

結果,Sophie在醫生的積極治療下,病情得到了控制,慢慢好轉。沒想到,Maria在2018年例行的檢查中,卻被發現多年前的癌症復發,又一次陷入了病魔的折磨之下。

再一次要面對癌症的蹂躪,Maria卻表現了超出常人的坦然與平靜:生命不在乎它的長度,而是要追求人生的精彩。

對于生命,Maria不僅是這樣想的,也是這樣做的。她在生命的最後一刻,踐行著自己生命的價值:後事一切從簡,不搞葬禮,不立墓碑,火化后骨灰灑向大地。

追思會只希望是生前的親朋好友出席,主題是《今生無悔》,並希望播放自己生前所喜歡的幾首歌和音樂,與親朋好友們一一告別,不要悲傷。

一生做事都非常有計劃的Maria,直到生命的最後日子,也堅持做完了生命中最後一個計劃,為自己的人生,畫上了一個完整的句號。

Maria的生命,定格在2020年12月3日,距離她明年一甲子的生辰,僅僅差了才幾個月。

當追思會最後一段音樂還在耳邊久久迴旋,前來悼念的親朋好友的眼眶裡雖然還充盈着淚水卻不悲傷,當我的雙眼凝視着屏幕下一排排的花圈和行人通道旁的一束束鮮花,那白紙黑字書寫的悼念挽辭,撲入了眼簾。我的心,雖然再也忍不住傷悲而顫抖着,但依然堅強:因為Maria希望大家含笑向她告別:伊人已逝,世間上再也看不到她那忙碌的身影,聽不到她爽朗的笑聲了。

原來,生命是那麼的脆弱,人生是這般的無常;活着的人是萬般的無奈,而那逝去的人如風如雲,轉眼如煙。
家寶走了,但她的音容笑貌卻長存在人間。

她可以含笑地告慰說一聲:“今生無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