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

【另一個地方,另一個故事】——William Ong的移民故事

【另一個地方,另一個故事】——William Ong的移民故事
2022年07月12日 發布 編輯:Editor

以下是【另一個地方、另一個故事】節目主持人尊王和OTC瓷磚老闆William Ong的訪問。

上集:

 

下集:

 

 

William的人生故事,可以稱得上是跌宕起伏。澳洲政府在1994年批准William的移民申請,但直至1999年,他才正式移民澳洲。William的妻兒,先他一步移居,在澳洲生活。而William由於香港當時的生意仍然如日中天,為了事業家庭兩顧,便做了幾年 “太空人” ,澳洲香港兩地跑。

 

William在內地出生,在他出生的年代,中國和香港一關之隔,天差地別。在William年幼的時候,中國正值共產主義時期。生活必需品緊缺,民眾需到人民公社記功勛購物。

 

William回憶,在他年幼之時,食物緊缺。生活必需品如糧、油等,都需憑票購買。小孩子不懂事,總想吃飽。由於經常餓肚子、吃不好,William每到吃飯的時候都會哭。當時的社會食物不足,民眾普遍生活艱難。

 

William記得他小時候吃飯,番薯都沒有得吃,只能吃番薯渣。什麼叫番薯渣呢?那就是番薯拿去磨粉,磨出來的粉拿出去賣,磨完不能賣的渣滓,便做成像麵包一樣的食物,或和米混合煮來一家人吃。

 

成年人能吃苦,但小孩子哪懂這些。番薯渣做的食物,口感粗糙又沒味道,還是孩子的William只能每到吃飯,便用哭聲抗議。母親只能無力地安慰他,和他說有食物能吃,已經算很不錯了,怎敢奢求。

 

William是在1963年左右移居香港,當時的他尚且年幼,僅有12、3歲。William的父親以捕魚為業,是一名開漁船的船長。他曾前往香港,見識過香港的環境。人往高處;水往低流。在1962年左右,中國曾經有過一次移民潮。

 

為了更好的生活環境,William的父親與親戚朋友們組織,偷渡去香港。由於漁船很小,能出走的人數有限,每一個家庭只能帶一個到兩個孩子。由於小船承載問題,只有William和他的大哥能跟著父親偷渡,而媽媽、弟弟沒法同行。

 

偷渡香港的過程並不輕鬆,海上風浪很大。William乘坐的小漁船正常情況下只能搭載5到6人,但偷渡的時候,船上有30多人。而從汕尾直接出發去香港,需要一天一夜的時間。

 

William的父親負責開船,夜裡怕驚動在海上巡邏的守衛,不敢點燈,只能摸黑靠羅庚辨別方向。當時水域有水警巡邏抓偷渡客,被抓到的話無法入境。而若被中國的海警發現,除了付款外,還要坐牢。

 

小漁船是手動而非機器驅動,靠風帆啟航。開船的人需經驗老道,會計算風向。一路上非常危險,很多偷渡卡魂斷汪洋;所以對偷渡者來說,命是撿回來的。William的父親怕被發現,白天不敢開進香港水域,便在西貢的龍蝦灣停留了一天,等到晚上才敢駛近。當地居民對偷渡客已見怪不怪,甚至有人給我們打手勢,讓我們等待,否則會被發現。

 

William的偷渡之旅,從下水到靠岸還算順利。他們在離島靠岸,抵岸後一段時間都沒有正式出去香港。到William前往香港島的時候,他大開眼界。60年代之時,香港已高樓林立。他恍惚一個井底之蛙,第一次知道樓原來可以如此之高。

 

當時的香港,人口未算多,政府也就隻眼開,隻眼閉。偷渡客抵達香港後,除非十分高調,否則警察都不會過問。那時候那身份證十分容易,只會問一些基本問題,比如為什麼來香港、名字、年齡等。

 

雖說香港繁榮,但也只是相對興旺。那時候中國的社會環境差,很多人偷渡,而本地人認為偷渡客會搶工作,壓低工資水平,對外來者也不是十分歡迎。

 

當時經濟尚未起飛,找工作不易,大部分人都從事體力勞動。William抵港後,衣食住行樣樣難。他父親和哥哥的工資不高,難以負擔供養William讀書學習的費用。在生活的逼迫下,年幼的William只能白天工作,晚上學習。

 

William當時雖說是半工讀,但由於年齡原因,幾乎沒有什麼工種可選。未成年的他,只能在一些小型的輕工廠,做學師,製作燈飾、塑膠花幫補家計。

 

當年的香港也算十分興旺,主要也是靠輕工業為主。William在17、8歲的時候便正式工作,做了7-8年的燈飾行業後。當時20出頭的他決定為未來打算,選一份相對穩定的職業。

 

William找了一份銷售的工作,幫批發商打工,向雜貨店、便利店等經銷商推銷產品。時間慢慢過去,在從事了好幾年銷售之後,William開始轉行做五金。

 

七零年代,是經濟騰飛的年代,遍地都是機遇。當時香港湧入了很多新移民,相對土生土長,穩定富足的港人,新移民有更有創業的拼勁。William還是推銷員的時候便發現,很多小商業主均曾是偷渡香港的新移民。人口增長帶動社會消費,進而推動社會發展,製作繁榮。

 

William香港慢慢穩定下來,遠在家鄉的母親和弟弟,在幾年後也做出了冒險赴港的抉擇。當時的香港並沒有擔保移民,就算William已拿到了香港的身份證,他的媽媽和弟弟想要移民,也只能走上偷渡的路子。

 

William的媽媽和弟弟的赴港之路,可以說是一波三折,終得圓滿。William的媽媽和弟弟與William一樣,選擇水路偷渡。但可惜新的舵手經驗相對欠缺,警惕性不足,導致他們的船被當時香港的水警查捕。

 

William回憶當時香港的警察脾氣相對較差,他和哥哥偷偷前往羈留中心,爬窗戶去看望母親的時候,哥哥被警察發現,懷疑是偷跑出來的偷渡者。幸運的是,當時我們已經拿到了香港的身份證,警察看母親和弟弟有我們在香港,能有照應,便也沒有多加為難,僅關押了一周便讓我們一家團圓了。

 

William在香港慢慢成長,他在1974年開始參加輔警的訓練,輔助警察巡邏檢查。當時的他,生活剛剛起步。白天打工,晚上兼職輔警,賺錢幫補家計的同時,又能幫助維護社會秩序,一舉兩得。

 

當時的香港,仍然是有很多人偷渡客希望去香港淘金。正規警察人員不足,抓偷渡者也用不著軍隊,便派輔警協助警察辦公。七零年代的香港,人口充盈。政府害怕居民人數過多,難以管理,便開始管制偷渡客。

 

William回憶,那時候一個正規警察,帶著幾個輔警去抓非法入境者。當時香港的政策已經收緊,就算已經進入社區,被抓到後亦只能遣返。William通常在晚上出更,通常被派往落馬洲,新屋嶺等邊界巡邏。

 

雖然William曾經也是偷渡客,但在上司下達要嚴抓的時候,亦不得不勤快。但正常來說,出於同情原因,警察或輔警有時看見偷渡客也會隻眼開隻眼閉。

 

William打工出身,本沒有做生意的念頭。機緣巧合之下,當時他工作地方的老闆,突然決定移民。20來歲的William失去工作,只能自謀生路。一番考量之後,年輕的他在五金方面可以說駕輕就熟,便下定決心,開始自己做生意。

 

William打工出生,資金不多。起初和朋友合資,但朋友遲遲看不見收益,選擇另找出路,William只能自己獨資。剛開始做生意的前三年,William幾乎處於無收入狀態。在撐過三年後,他的生意慢慢上了軌道,慢慢在商業上也算得上小有成就。

 

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掀起一陣移民潮。William在1992年左右,考慮到回歸後的不確定性,以及孩子的學業環境,開始嘗試申請移民。William在加拿大及澳洲之間再三考慮,終於在去過一次加拿大旅行後,毅然選擇了澳洲。

 

在William的移民申請等到批核後,他帶著他的家人移居澳洲。由於當時William在香港的生意還在繼續,他本人並沒有在此時正式移民。他在澳洲為妻兒安頓好一切後,便開始了香港澳洲兩地跑的太空人生活。

 

William正式移民澳洲,是在1999年。William在香港的生意本來如日中天,但遇上金融風暴,物業大跌。手持物業貸款投資的William,一時資不抵債,只能宣告破產,在命運的推動下,正式移民澳洲。

 

雖然香港重視英文教學,但國內外環境畢竟不同。William自述當時自己的英文,來到澳洲後也不算流利,只能去Tafe讀書學習。在讀了2年以後,已經40好幾。面試求職時,由於年齡較大,又缺乏澳洲工作經驗,屢次遭拒。

 

William曾經在Bunnings面試過三次,就算他五金出生,對很多零部件都十分熟悉。但由於語言、年齡及本土經驗缺乏等不利因素,求職屢屢碰釘。

 

終於,在2000年的時候,William買了個房子,給予了他啟發。當時房子想裝修,但找不到人幫忙,只能親力親為。剛開始動手自己裝修的時候十分困難,但慢慢熟練以後,弄得還算不錯。

 

這次經歷啟發了William,既然找不到工作,便嘗試自僱。他登報紙找生意,需要勤雜工(Handyman)的便可通過報紙聯繫他。他做的第一個單子,便賺了1000多澳元,雙方都十分滿意。就這樣,做了3至4年。年紀開始大了,做體力活也慢慢力不從心。想退休,但看著手頭上的餘錢,只能思考另謀出路。

 

William開始物色店鋪,初時也沒有想好具體做什麼。出於對五金行業的熟悉,便想如Bunnings一般,賣賣五金材料。William在2005年左右創立OTC瓷磚,在South Strightfield附近做了4年左右,才搬來現在的地址。

 

澳洲十分保護消費者權益,質量差會很容易遭到客戶投訴。William在選貨方面十分小心,進的貨以質量好,符合澳洲規格為主。初時,由於對澳洲標準不熟悉,也曾經吃過虧。但吃一塹,長一智。選擇優質的商品,才能贏來客戶的信心和商譽。

 

在澳洲和在香港做生意不同,澳洲需要事事親力親為。香港做生意,很快能看見銷量,而澳洲則不然。OTC出創之時,亦遇到過困難和壓力。澳洲市場太小,供貨商一聽到澳洲,嫌棄出貨量小,不願接單。William只能安慰,並努力說服進貨商,慢慢把路子打通。

 

1999年到2022年,從William移民至今已20來年。William經歷過背井離鄉,也經歷過大起大落。他感概在澳洲,想安居樂業容易,慾大富大貴艱難。人最重要的是心靈富足,心中富有,珍惜所擁有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