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個地方,另一個故事】——湯偉明先生的移民故事

【另一個地方,另一個故事】——湯偉明先生的移民故事
2021年12月16日 發布 編輯:admin

【另一個地方,另一個故事】

主持:尊王 嘉賓:湯偉明

以下為【澳洲新報】的記者、澳洲華人民間藝術中心的創辦人——湯偉明先生與【另一個地方、另一個故事】主持人尊王的訪問,讓我們一起看看湯偉明先生的移民故事吧:

 

以下為【澳洲新報】的記者、澳洲華人民間藝術中心的創辦人——湯偉明先生與【另一個地方、另一個故事】主持人尊王的訪問,讓我們一起看看湯偉明先生的移民故事吧。

明哥是首個因舞獅技術而移民到澳洲的第一人,更是澳洲華人民間藝術中心的創辦人,之後更跨行成為【澳洲新報】的記者。

每到節日就會見到明哥帶領著蔡李佛舞獅會的身影在唐人街走過。

他,是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自小出生於武術世家,從六歲開始練習蔡李佛功夫在1986年,澳洲蔡李佛分會回到香港,希望香港蔡李佛總會能派人到澳洲,支援澳洲蔡李佛舞獅會,結果明哥受到了推薦,後來成功地以舞獅這個技術移民澳洲的第一人。

被問道學習舞獅功夫是因家庭背景原因而學習還是興趣所致時,明哥則表示一切其實都是興趣所致。家人也無因本身從事該行業而逼迫他學武。

在來澳之前,明哥對澳洲並不是太熟悉。當時的他在香港油麻地渡海小輪公司保安任職。到後來因家父及其他前輩希望明哥能支援澳洲的蔡李佛發揚光大,所以他決定以四個月的工作簽證來到澳洲。初時他並不是很想離開香港這個熟悉的地方,來到澳洲之後,感覺澳洲較為落後。從飛機上看下來,都是一層的平地。事實上,當時的澳洲亦非相對的都市化,但後來因為個性比較外向,再加上有師兄弟在,慢慢習慣下來。

在熟悉澳洲的生活之後,明哥亦都覺得自己是時候要創立自己在這方面的事業,所以1995年的時候他創立了澳洲華人民間藝術中心。除了舞獅舞龍功夫表演等以外,澳洲華人民間藝術中心還會為其他中國人團體安排一些中國文化表演。而高峰的時候中心亦曾經同時派出共九隊獅隊表演。甚至飛到墨爾本、昆士蘭等地。

在剛開始時,移民局對舞獅並不了解,只能透過照片認識這一個特殊技術行業。其實澳洲政府一直都很尊重中華傳統文化,在審批明哥的移民之後,更向他提議可以把舞獅作為一項技術申請專利,這樣的話任何人想要舉辦類似活動或想表演時都要得到明哥的批准才可以實行。但明哥聽完之後就立馬拒絕了,他認為他不想壟斷這項技術之餘,更加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夠弘揚舞龍舞獅。

 

明哥與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的合照。

每到新年佳節,大家都會在唐人街賭場等地見到明哥和他的團隊舞獅舞龍的身影。問起明哥學習舞獅會很困難嗎?技術性強嗎?明哥則表示舞獅其實不能說很難,基本上沒有年齡及性別的限制,只要有興趣及恆心,就算沒功夫基礎也可以。

出身於武林世家,而又創立了澳洲華人民間藝術中心的明哥,在他年幼學武及舞獅時,已經常常接觸例如對聯等中國的傳統文化,因此對中文等也有一定的基礎。他的成長背景為他將來從事傳媒新聞行業奠定了基石。

在談到自己為何會入行澳洲本地中文傳媒,成為澳洲新報的記者時,明哥笑談其實一切純屬巧合。當時新報總編吳惠權先生在華人社團採訪時與明哥有一些合作,所以知道明哥對華人社區的熟悉以及他的中文基礎不錯,同時當時新報的老闆劉美玲小姐也希望加強華人社區的版面報導,所以在大約96年,邀請明哥進入新報,直至20多年後的今天。

 

作為記者的明哥亦代表澳洲華僑出席過很多的活動。

從事一個並非自己專長,而又陌生的領域並非易事。明哥亦是全憑著一份興趣,才能堅持20多年。這份工作同時也為明哥帶來了不少的新朋友,亦學習了不少新東西。

作為一個對報導有追求、堅持的人,明哥表示曾經有一年香港小姐到澳洲拍攝外景,而當時香港的狗仔隊文化開始盛行,亦都把此帶到了澳洲,但他很不屑這種採訪氣氛,所以常有衝突。

在這20多年的採訪生涯,明哥遇到的趣事種種皆是。例如有時下大雨,但為了拍到一些兇殺案的屍體,會不怕髒躺在地上拍照片。甚至著名的Epping五具屍體兇殺案。明哥所拍到的獨家照片,是澳洲本地傳媒如7號和9號電視台,也要問他拿照片。

而尊王亦都表示記得當年與明哥在悉尼奧運會一起採訪的情形,令人難忘。當時他們一起去採訪中國女子足球隊在Newcastle,結果後來反而被中央電視台採訪。明哥亦都表示在作為記者的生涯中確實有許多值得回憶的片段,且更是有苦有樂,但每次報導出來後,那種滿足感是非常美妙的。

細數明哥在澳洲這幾十年,他對華人社區的熟悉度更是可見一絕。他看著華人社區在這幾十年以來不斷地在改變和進步。尤其是飲食方面,從幾十年前單一的粵式菜系發展到現在的多種多樣;而語言更是從以前由粵語為主,到現在普通話已成主流;然而社區的凝聚力則反而比以前差了。

除了舞獅學武之外,在幾十年的採訪生涯中,明哥也愛上了攝影。

在談到有否後悔過來澳的決定時,明哥表示沒有,回望這幾十年香港有太多的變遷和不安,自己的確不能預測自己在那裡的發展,反而在澳洲幾十年都從事著自己喜歡的職業,過著安定的生活,這很重要。

回想起尊王與明哥相識的這二十多年以來,華人社區已發生了不少的變化,但這多年來,華人社區無論有什麼大小活動,都會見到明哥默默出力的背影,澳洲本地華人社區其實很需要像明哥這種默默為華人社區做事的人,令華人社區更團結更有力量。

期望以後明哥能繼續努力,為本地華人社區作為更多的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