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個地方,另一個故事】——李鳳聲女士的移民故事

【另一個地方,另一個故事】——李鳳聲女士的移民故事
2022年03月09日 發布 編輯:Editor

以下為「梨園雅集」及「澳洲中西戲曲總會」的總會創始人兼負責人,以及為2CR澳洲中文廣播電台的【講古話今論藝壇】的嘉賓主持——李鳳聲女士,亦是為人所熟悉的香姐和【另一個地方、另一個故事】主持人尊王的訪問,讓我們一起看看李鳳聲女士的移民故事吧。

 

香姐說起自己成長的故事時,她表示自己約莫在7歲多時就跟著家人開始逃難,途中的艱苦更是難以與他人言明。因為家境貧苦,爸爸又在自己年幼時因日本打仗等種種原因而過世,母親早年就已經守寡,當時的生活可謂是有一頓沒一頓,更別說讀書識字了。到了十幾歲的時候,跟著家人就到了香港投奔熟人,並跟著母親開始做工。

十七八歲時,看到報紙永茂電影公司要提拔新人招募人才,於是就去報考。香姐感歎道,全場都是著名導演,連一個大老倌都沒有,大佬倌阮兆輝在當時亦只有6、7歲大。當時的年代有階級觀念,因此考上了卻沒有獲得簽約的機會。但因自己的不放棄打動了公司的老闆,換來了一份做臨記的機會。第一次出演風塵俠犬時,香姐笑說自己扮演的角色是鄉村老婦人當時與她對戲的是一隻名為啊財的狗,自己的對白只有三句就是“阿財,唔好吵、翻入去。”

除了有得到貴人的賞識和提攜,亦是憑著自己的努力和一份韌勁,香姐得到了越來越多的工作機會,並開始有了收入。從只有三句台詞的電影臨記(亦是我們常稱為的“茄哩啡”)轉型有了自己的戲份拍攝一些古裝戲和時裝戲。

莫看現在的明星非常風光,實則上當年其實拍一套戲收入可能只有1、200元,有時候遇到一些拍完戲不願意支付薪水的公司,香姐表示怕影響之後的戲路都不敢聲張去追討收入,只能啞口食黃連有苦自己知。

由1953年開始入行,一直都以女角示人的香姐雖說已拍了三十多套戲劇有穩定的收入,但是由於身高等原因星途仍然是未有太大的起伏。直到後來遇上貴人亦是恩師鄧碧雲,聽從恩師的建議,開始轉型嘗試文武生的角色。台下十年功,台上一分鐘。只有付出苦練,才能在舞台上呈現完美的表演給觀眾。當時除了實力之外,公司更加看重的是賣埠,即是電影發行時的銷售量。因為當時所拍的戲劇多數出口到海外,如美國、越南等地,如果銷量不佳不受觀眾喜愛,只能為二、三流影星。

無論是做主角或者其他的角色,香姐都很高興能夠有機會在年輕的時候與不同的大佬倌拍戲,後得到有北派龍虎武師的指導,在《英雄掌上野荼薇》終於開始擔大角,亦都開始得到了觀眾的認同。

被問到後來為何會到馬來西亞生活時,香姐表示原是到了 1963年左右,邵氏開始拍獨臂刀以及梁山伯等古裝武俠片深受觀眾喜愛,令粵語長片開始一落萬丈,行內的製作亦大幅減少。大家都開始尋求其他的出路,開始選擇去四處登台繼續賣藝賺錢,從美國到新加坡、越南、文萊處處都留下了她的倩影。因開始有些在海外登台的經驗,並且發現回港之後,發現沒有戲拍,香姐就萌生了要設立一個鳳聲歌劇團在表演謀生的想法。她開始帶領著自己的團隊去不同的地方登台賣藝如粵曲、時代曲、大戲等。亦因緣巧合地認識了丈夫遠嫁大馬。

結婚之後,香姐就逐漸息影,在馬來西亞經營酒樓、夜總會、旅遊等生意。時不時還邀請一些如鄭裕玲、周潤發等香港知名影星到大馬登台表演。後來因馬來西亞的排華事件就結束了自己的生意。

說起自己為何移民到澳洲時,香姐就說因為自己的孩子在澳求學,自己每年都有去澳洲度假,後來更在澳洲遇到了自己惺惺相識的已故好友琴姐(李香琴)。本意是想移民到美國尋找好友,後因琴姐的勸說加上自己的孩子亦在澳洲唸書,就決定移民到澳洲了。

1990年正式就移民到澳洲,初初移民住在堪培拉時感到生活無聊。慢慢結識了一些朋友之後,跟著琴姐一起舉辦了曲藝社,每年邀請一些香港知名影星到澳出台慈善演出為弱智兒童或老人院籌款。

為了把粵劇粵曲凝聚在雪梨,香姐不但除了曲藝社的工作之外、舉辦慈善活動演出,更義務創辦了「梨園雅集」及「澳洲中西戲曲總會」希望把喜歡粵劇的華人聚集在一起。她更自豪地說道,在海外這麼多個國家及城市,沒有一個比得上雪梨的粵劇氣氛濃厚。

 

香姐代表雪梨中西戲曲協會及梨園子弟支持救世軍紅盾募捐活動

告別藝壇數十載且從未拍攝過電視劇的她在好友琴姐的介紹下參演了亞視處境戲劇的《大城小故事》。因為已經與影壇告別了數十載,當再次回到久違的工作場景時香姐感嘆道多少有些不適應,幸好在場的製作人員以及同事的幫助,緩解了壓力,自己的功力亦得到了發揮。原定是只有十集的鏡頭,後來則越演越多成為了劇中其中一個的討論點。

作為兩家劇社的創始人及負責人香姐呼籲所有的劇社大家應互幫互助,希望能讓粵曲這種傳統的文化傳承下去,令更多年輕人認識中國的文化歷史。她說,“以前看戲的人都逐漸老就老了,沒有就沒有了。我一直都呼籲,如果真的有’細路哥’(粵語中的小孩子)想學,我真的很願意去教。”因為自己是草根出生,家境清貧沒錢唸書上學。大戲、粵曲對於香姐來說,不僅是糊口的飯碗,更是讓她識字及了解中國傳統文化的媒介。所以她更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能看大戲,聽粵曲,把這種傳統文化一代傳一代。

除了出演過粵曲、戲劇等之外,香姐在澳洲亦有試過被邀請參演電影。在1996年,羅卓瑤想拍一部關於移民澳洲的華人家庭的故事,經介紹後找上了香姐,而此片《浮生》更入圍第33屆台灣電影金馬獎最佳影片獎。

已近九十高齡的香姐在訪問中多次提及自己對無論是自己拍戲時的前輩、2cr澳洲中文廣播電台的聽眾、各曲藝社以及各位曾經支持過她的商家的感激,她表示沒有這些人自己更不可能有今天。並且只要她還能走還能動,她仍然希望能去推動粵曲文化。

粵劇等曲藝傳統文化現今面臨著並無太多年輕一輩傳承的危機,亦都希望香姐身體健康,繼續在澳洲推動中華傳統曲藝的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