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個地方、另一個故事】- 前香港大學牙醫學院副院長徐君逸牙科醫生

【另一個地方、另一個故事】- 前香港大學牙醫學院副院長徐君逸牙科醫生
2023年11月26日 發布 編輯:Editor

以下是【另一個地方、另一個故事】節目主持尊王與2CR澳洲中文廣播電台的『齒中有理』主持人徐君逸醫生的採訪,分享他的移民故事。

徐君逸醫生第一次踏入澳洲是於1988年代表香港大學來參加比賽。  第一次踏足澳洲,他對這裡的印象非常好。 他驚嘆於澳洲美好的天氣,常常看到湛藍的天空和絢麗的彩虹。 澳洲的空氣清新,生活節奏也讓他感到異常愜意,許多方面都讓他感到非常滿足。 這次初次體驗讓他對澳洲留下了美好的回憶與印象。 隨後徐醫生在2006年正式抵達澳洲,開始了他的澳洲工作生涯。 雖然最初他對移居是並沒有太大興趣的,但他來到澳洲並決定到最後移民的道路主要是與他的職業發展有關。

徐君逸醫生在香港出生長大。 從他的大學時代開始,就有許多人生選擇。 在高考時,因為喜歡香港中文大學而報考了香港中文大學的社工專業,但在命運巧合之下最終轉而選擇了香港大學的牙醫專業,這一選擇徹底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 他笑稱,如果當初選擇去了香港中文大學學了社工,也許他之後就不會選擇移民到澳洲。

徐醫生坦言自己的A Level成績並不是非常優秀,但憑藉著出色的能力考試和邏輯測驗成績得以順利進入牙醫專業。 香港大學的牙醫課程是四年半全日制的,在這四年半的時間裡徐醫生的學習生活非常的繁忙。 從清晨8點到傍晚5點,課程非常緊張,從第二年開始還有醫院的實習。 這日程,簡直是忙得不可開交。 徐醫生回憶起在香港大學就讀時的趣事,他笑稱當時在香港大學不管選修什麼課程,學費都是一樣的。 他調侃道,這種情況下學牙科是相當划算的,因為大家都付著同樣的學費。

在本科的學習過程中他便以及決定之後的人生想要在大學教書育人,而非日復一日地面對患者。 這樣的人生道理也意味著徐醫生需要進修更高的學歷,到碩士甚至是博士。當時一個來自丹麥、在牙科領域享有盛名的教授,給了他未來的方向。 他建議當年的徐醫生,如果想要深造,可以選擇去美國或瑞典。 瑞典的課程雖然需要自費,但比起美國需要一年工作經驗再讀兩年書,時間更短。 最後徐醫生選擇瑞典,因為那裡的牙醫學科處於世界前沿。

在瑞典求學期間,徐醫生置身於牙科醫學的精英環境中,他不僅得到了學術知識,還深深被那裡的學術氛圍所感染。 徐醫生分享到,在瑞典校園裡常能看到牙醫醫學界的大咖,他們不只是名字在文獻上出現,更活生生地走在校園中,這讓徐醫師深受影響。

徐醫生畢業後受香港大學的前校長戴維斯邀請回到香港大學,開始了為期十幾年的教書生涯。 從1992年一直教書至2006年。 一開始,他充滿熱情地投入教學工作,對於教育的初衷和純粹性充滿信念。 但隨著時間推移,香港大學的管理方向出現了一些變化,讓他感到不滿和失望。 他表示香港的大學初衷逐漸被商業化取代。 曾經以教書為主,以教育為根本的大學如今更注重盈利,追求知名度,這令他有些失望。 儘管如此,他在教書的多半仍然感到滿足。 如今許多香港知名的牙周病醫生都曾是他課堂上的學生,這讓他感到非常欣慰。

當徐醫生談到不選擇在香港的醫院或私人診所工作時,給出了深思熟慮的理由。 他指出香港缺乏大型專門的牙科醫院,儘管有政府醫院,但那裡的環境並不符合他的喜好。 對於私人診所,他認為其中更多是以經濟利益為導向的運作模式。 然而,他坦言自己並不擅長做生意,這使得私人診所的工作並非他的首選。

他強調,對他來說,醫療工作不能簡單地以金錢來衡量。 在他看來,身為醫生,首要的責任是全力以赴地治療患者,將治療放在第一位。 這種醫生的職業信條讓他更傾向於尋求一個能夠專心治療病人、而非商業運作為主導的工作環境。

徐醫生選擇澳洲有著多重因素。 首先,他對香港大學教學環境的不滿以及對「行屍走肉」式生活的厭倦,促使他結束在香港大學的工作。 然而,香港作為一個學術環境不夠多元化的地方,也沒有其他大學能提供給他更好的職業選擇。 幸運的是,Gold Coast的Griffith University開設了新的牙科專業,剛好需要一位牙周病的專家。 這對徐醫生來說是個巧合,他抓住了這個機會併申請了這個職位。

另外,在雪梨大學,他認識的一位教授願意為他提供推薦信。 這位教授不僅答應了,還向徐醫生提供了其他工作機會的消息,特別是Westmead Dental Hospital正在招募牙周部門的主管。 最終,徐醫師收到了Westmead Dental Hospital工作的offer,並開始了他的在醫院的工作生涯。

徐醫生在westmead dental hospital的工作相對於在香港的工作來說更輕鬆。 起初,他還在按照在香港的工作節奏和壓力來進行工作,但身邊的人提醒他,在澳洲不需要過於緊張和高壓,有時過度的壓力還會影響到其他人。 在醫院工作之外,他還擔任雪梨大學的客座教授,需要規劃和準備課程。

在醫院工作了四年,從2007年到2010年。 然而,不論是在醫院還是悉尼大學,徐醫生都感受到了政治鬥爭的存在,這讓他感到厭惡。 徐醫生表示他不喜歡捲入政治之中,更偏向專注於醫療工作而非權力爭奪。 因此,隨後他選擇了在診所工作,這段工作持續了四年。 也是在這診所工作的時間裡拿到了雇主擔保而正式的移民到了澳洲。

徐醫生隨後在澳洲正式開設了自己的私人診所。 在這個過程中,他之前累積的專業聲譽得到了進一步的發展,這也歸功於許多熟人教授和學生的介紹和支持。 這些推薦讓診所很快就被患者所認可和信任,在口碑傳播下,診所的聲譽迅速走高。

身為診所老闆,徐醫生享受著能夠自主決策的權利,這種自由度對他而言意義重大。 特別是在金融方面,牙醫這個職業的特殊性讓他更容易獲得商業貸款,這為診所的運作提供了財務上的支持。
儘管專業上的成就讓他備受認可,徐醫生也感嘆自己的身體跟不上工作的節奏,希望在65歲前能夠退休。 他深感感激的是,病人對他的信任和忠誠,甚至不惜遠道而來就醫,這種信任讓他倍感榮幸。

被問到移民是否有後悔,他強調自己絕對沒有後悔,甚至有點後悔沒有更早來到澳洲。 儘管移民過程中有些困難,有得有失,但他強調澳洲帶給他的生活是非常美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