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

最新消息

《吳醫師保健養生堂第十九講》 — 扁平足 吳擎添
2023年10月03日 11:17 發布 編輯:Editor

扁平足

吳擎添

之前曾和大家分享了對下肢酸倦有食療作用的養生湯水—-“牛大力雞腳湯”,對經常站立行走而容易有下肢酸倦脹墜者,可以煲飲這個湯。 當然,因為職業的原因而需要長時間站立行走者,一定會容易有下肢勞損疲倦,但為什麼同樣的工作,有些人會特別明顯的有下肢尤其是小腿的酸脹?

這個和體重、勞保用具(如鞋子、襪子、褲子等)、勞動姿勢等有很大的關聯,另外,和病人的生理結構是否有異常也有很大的關聯。 如扁平足的人就特別容易有小腿酸倦、脹墜、疼痛。

扁平足,廣州話又稱“鴨屎蹄”,是指足部的足弓較正常低,嚴重扁平足者,站立時,整個足底都緊貼地面。

足弓,是指我們足部蹠骨和腳掌骨在小腿和足部的肌肉支撐和牽拉下形成的弓形隆起,這個足弓就好像一個避震彈弓(彈簧),在我們站立行走時,起了 一定的緩衝作用,將我們站立行走時的體重減緩並分力到足跟和前足,如這個足弓弓形變小甚至變平,這個避震緩衝就會減弱、消失,體重的作用力就會垂直 的壓在腳的中後端,這個部位就容易酸倦疼痛。

由於承受體重的重心改變和避震緩衝的減少,也會令到小腿肌肉特別容易疲倦,時間長了也會影響膝關節、骨盆和脊椎。

扁平足有先天性(家族性)和後天性(由於勞損和相關肌肉萎弱),如發現自己的足弓較正常低,就要重視,應該及早找足科醫生檢查,穿著特製的維持足弓的 鞋子有助於改善,並在醫生的指導下作一些肌肉的鍛煉,可以減緩扁平足的惡化,避免病況繼續加重,症狀嚴重者,就需要手術治療了。

如經常需要長時間站立和行走的人,應該選擇合適、有保護作用的鞋子,不要過勞,長時間站立和行走後,用熱水浸泡足部和小腿,可以緩解肌肉的痙攣,有助於緩解 和避免加重扁平足;如能採用一些可以活血、舒筋的中藥液熱敷浸泡就更好了,用「萬應止痛油」定期作下肢、足部保健按摩,對扁平足有幫助。

我常常在我的「景軒保健養生群」解答一些病人的問題,分享一些有趣的病例,也會將我這20多年來在悉尼的中文報刊撰寫的文章發上群,希望可以幫助有需要 的人。

近日整理之前的文章,發現以下我在09年2月5號寫的湯水文章,當時小吳醫師還在大學學習營養學,後來又修讀心理學學位,畢業後再在悉尼科技大學UTS中醫系 全職學習了四年,獲得中醫學士學位,成為一名合格的澳洲政府註冊中醫師和針灸師,2017年大學中醫系畢業後,執業行醫也快6年了,近日也在2CR澳洲中文電台正式開 咪播講中醫節目,看回10多年前寫的文章,感覺時間過得真快。

05/02/09稿
竹甘蔗茅根藕節湯

經常有病人問我,你診務這樣繁忙、醫術這樣好(這是病人的原話,我認為自己只是一個合格的有二十多年行醫經驗的中醫師),有否想過培養兒女接班? 我當然希望有兒女接班,這樣可以將我這麽多年的行醫經驗和診所傳給他們,使我多年的心血可以繼續傳承,但可否成為一個中醫師還要看他們的緣分和修為,要當一 名好的中醫師,不經過系統嚴格的學習訓練是萬萬不能的,我不認為中醫師的子女因祖傳就一定是中醫師,不需要正規的中醫學歷,(很奇怪,無人認為西醫的子女 因祖傳而必定成為醫生,都知道西醫師要經過正式的學習,大家可能不知道,學習中醫更不容易,要花更多的時間,要有更高的悟性。)如只有半桶水(甚至 胸無點墨)草菅人命,簡直是謀財害命。 如病人不懂選擇而胡亂投醫,效果不好甚或反效果,希望不要太快下結論認為中醫無用,先想想你找的是合格的中醫師嗎?

小兒在澳洲大學是修讀營養學的,每年暑假我都花大錢送他回廣州我的母校學習正規的中醫課程,既有理論也要臨床實習,我希望他日後既是一個營養師,又是一個 有真才實學的中醫針灸師,將中西方的健康照護理論和方法有機結合,發揚光大。 這兩年我都安排他在廣州中醫藥大學內寄宿,體驗國內大學生的生活,讓他認識多一些國內的同學,多培養他的中國情意結,也讓他學習自立,去除嬌氣。 昨天他告訴我流鼻血了,我說應該是天冷乾燥、過食燥熱,著他飲“竹甘蔗茅根藕節湯”
材料:竹甘蔗數段(無新鮮的可用乾品),茅根、蓮藕節各40克,瘦肉500克(如有豬鼻則較好)。
做法:(1)竹甘蔗、茅根、藕節用水浸洗乾淨。
(2)瘦肉洗淨,切成大塊。
(3)全部材料放入湯煲內,加清水煲約1小時,加鹽調味。
功效:清熱潤燥,涼血止血。
本湯水有很好的清熱作用,而且清甜可口,小孩也易接受,茅根、蓮藕節有涼血止血的功效,可在中藥店買到,茅根藕節煲湯可治療因燥熱而致的經常性 流鼻血。
注意:本湯稍涼。
(本資料僅供參考,讀者應根據自己的體質和具體情況作選擇。)

廣州中醫藥大學客座教授吳擎添供稿

如有疑問想諮問吳醫師,可以在微信或whatsapp搜尋0400388328,加吳醫師微信或whatsapp,也可以發短信或致電0400388328作語音留言,吳醫師有空就會回复。

(吳擎添中醫師,廣州中醫藥大學全科醫學士、外科臨床博士,澳洲行醫三十多年。本文僅供參考,具體診療應諮詢專業人士。)